聯系我們 

  • 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
  • 聯系人:葉建華;汪華英
  • 電 話:0559-4851886
  • 手 機:15155986513;18655990925
  • 傳 真:0559-4851886
  • 郵 箱:270472563@qq.com
  • 網 址:http://dnsun73.top/
  • 地 址:安徽省黃山市祁門縣金字牌鎮金中組

《蘇州城門城牆那些事》序

發布日期:2019-02-26 16:39:31

餘生也晚,對蘇州的城門城牆隻有一點兒時的記憶。
  阊門城邊有一條叫南新路的巷子,二十世紀60年代巷裡有一所南新路小學,我母親曾是這所小學校的校長。每逢節假日值班,母親便将我帶去學校。學校操場的一邊緊靠着一座“高墩墩”(孩子們都這麼喊的),下半截是殘缺不全但很堅硬的灰黑磚,上半截是夯實的土墩。大孩子們常常從東側的專諸巷一處爬上“高墩墩”玩耍,頑皮的還朝學校操場扔土塊。許多年後我才知道,這便是蘇州城的老城牆。
  至于有“圓門洞”的城門,隻有冷水盤門以及并不屬于阖闾大城布局的金門還有零碎的印象。
  後來,讀了阮儀三先生回憶幼時蘇州的文章,才知道,蘇州城完整的城門城牆格局一直保存到1958年被拆除。2012年,吳恩培教授主編的《蘇州城牆》出版,比較完整地呈現了蘇州城城牆2500年的曆史沿革和滄桑變遷。
  自公元前514年,伍子胥“相土嘗水,象天法地”築阖闾大城,位居華夏大地東南部的這座城市,從此在世間占據了重要的一席之地,直到被稱為“人間天堂”。甚至今天,許多街巷弄名還能在南宋紹定二年(1229)刻勒的《平江圖》上找到。按明清城垣禮制,縣城允許“城方三裡”,即城牆周長約十二裡;一般府城“城方五裡”;但像蘇州這樣的中心城市則允許“城方七裡”,即面積可有七七四十九裡平方。再往上就是“九”,這是中國文化中最大的數字,當然隻有皇城能用了。據《吳郡志》載,伍子胥築的城池還分為大城、小城,具體情況是這樣的:
  築大城,周回四十七裡。陸門八,以象天之八風;水門八,以法地之八卦。築小城,周十裡。門之名,皆伍子胥所制:東面婁、匠二門;西面阊、胥二門;南面盤、蛇二門;北面齊、平二門。唐時,八門悉啟。(卷三·城郭)
  《吳郡志》的作者範成大(1126-1193)生活在宋朝,他隻說“唐時,八門悉啟”,可見考訂相當小心,因而也就比較可信。另從城池本身的面積看,也基本符合曆朝禮制,這就避免了因“抗禮”而大拆大建。這或許也是蘇州城一直安靜地看着曆史潮起潮落,卻始終站在原地的一個原因吧。
  我的同事施曉平,是位活躍在文化條線上的記者,也是位十分關注蘇州文化保護與傳承的有心人。因為他做過中學教師,又常常喜歡博學式的“布道”,所以同事們都叫他“施老師”。
  前一陣,施老師應蘇州圖書館之邀,在“蘇州大講壇”為廣大市民講述蘇州城門城牆的曆史。忽有一天,他捧着這本書稿來,說要請我寫序。但我對蘇州城門城牆素無研究,方志也沒有系統讀過,更沒有像施老師那樣參與過修志。“無知者無畏”吧,我且把寫這篇序當作一個學習的過程。
  讀完施老師的書稿,我第一個感受是他确實花功夫收集、爬梳了大量史料和民間傳說,因此,能夠将圍繞蘇州城門城牆展開的風物與人文講得頭頭是道。譬如,蘇州不僅有大城、小城(子城),還有外城;不僅有範成大所說的“八門”,還有其它著名的“門”如葑門,這在唐宋以來的一些地方史料裡也有記載,如《吳地記》《吳郡圖經續記》《吳趨訪古錄》《吳門表隐》《百城煙水》等,而且名稱也有不同,施老師一一做了考訂和讨論。這對挖掘文化遺存是相當有意義的。第二個感受是,圍繞城門城牆叙述的衆多人文故事,确實讓我這樣的普通讀者“長姿勢”。在施老師娓娓道來的過程中,蘇州“人文荟萃”的理由已經躍然紙上。這部分文字完全可以演繹成一個個“講故事”的專題,如蘇州名人故居、名人墓、街巷背後承載的文化品質等等。
  “講故事”無疑對傳播曆史文化知識極有好處,甚至有學者公開宣稱“故事永遠比道理容易傳播”。但我以為,講曆史故事畢竟不是編小說,即令是運用文學叙述的方式,也須首先基于曆史的真實。在汗牛充棟的史料留存中爬梳,那是需要相當專業的學養和比對互證的判斷力的。因為這個“大講壇”主要面向廣大市民,所以書稿必須通俗易懂、生動有趣,我讀到了施曉平為此付出的極大努力。
  以上是我閱讀這本書稿的一點感受,權充為序,求教于各位方家和廣大讀者。